一圖看懂:原來美國是這樣把霧霾治好的(組圖)

新聞來源: 數讀 於 2017-01-12 14:25:39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不輸出污染給別國,美國靠什麼把空氣治好

霧霾肆虐季節,許多人不僅越來越關心自己的生存環境,也把目光投向了那些發達國家,試圖尋找一些治理空氣污染的先進經驗。眾所周知,美國在過去數十年空氣質量有了大幅好轉,而一些人就想當然地認為,美國的成功在於將高污染的低端製造業轉移給了其他國家,尤其是轉嫁給了發展中國家。他們覺得,正是因為把污染留給了別人,美國才能把綠水青山留給自己。但數據顯示,這種觀點是錯誤的。

美國國家經濟研究所刊登的數篇論文,向我們解釋了美國空氣變好到底靠的是什麼。2009年,美國喬治敦大學經濟學教授阿里克·萊文森(Arik Levinson)利用美國國家經濟研究所(NBER)與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的資料庫測算,1987-2001年,美國整體製造業(包括海外的)增長了24%。假如是一對一轉移,照理說污染也應該增加24%,但製造業帶來的二氧化硫(SO2)污染卻實際減少了27%。

這裡的空氣污染變化由三個部分所致:製造業規模、產業結構以及所應用的科學技術。如果同時考慮這三個因素,那麼製造業二氧化硫污染就會下降27%;但如果只考慮製造業規模和產業結構的變化,不考慮科技進步,也就是假設所有年份的各行各業都依然在使用1987年的科技,我們就得到二氧化硫污染反而上升了12%。最後我們得出,1987-2001年,科技進步總共降低了39%的二氧化硫污染。

與此同時,產業結構變化對改善空氣污染的作用就沒那麼明顯了。1987-2001年,產業結構轉移只減少了12%的二氧化硫污染。如果1987年開始,美國凈增加的每一筆進口都改為在美國生產製造,也就是把1987年後所有海外新增的製造業都搬回美國,並且不考慮科技進步,那麼就能計算出轉移給別國的二氧化硫污染大概只有3%。當然不止是二氧化硫,所有受到監測的主要污染物——如一氧化碳、氮氧化物、細顆粒物等,都應驗了這個結論。

美國空氣變好,科技進步功不可沒

富國空氣持續變好,並不是因為他們將製造業中最骯髒的部分交給窮國來做,而是因為他們在製造過程中使用了更少的能源、更清潔的燃料以及更先進的污染控制設備……2014年,萊文森教授利用改進的測算方法,得到了更精確的數據,證明技術變革才是改善美國空氣污染最大動力。

在此之前,萊文森教授沒有考慮各行各業的污染強度,他把污染強度等同於基準年1987年的強度。隨著時間推移,要是那些規模迅速壯大的行業清潔了更多的空氣,那就誇大了技術的作用。要是那些規模發展緩慢的行業清潔了更多的空氣,那就低估了技術的力量。於是萊文森教授就引入了時變污染強度測量技術來解決這個缺陷。

1990-2008年,整體製造業的實際價值由4.1萬億美元增長到了5.5萬億美元,但所有主要污染物都有了驚人下降。製造業每1美元產出帶來的二氧化硫(S02)、一氧化碳(C0)、氮氧化物(NOx)、顆粒物(PM10)、細顆粒物(PM2.5)和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有了64%-77%的下降。萊文森教授測算,其中90%以上的污染下降都來自於科技進步。

另外,揮發性有機化合物之所以會產生102%的數字,是因為它的產業結構比較特殊地朝污染密集型轉變,加重了空氣污染,使得科技進步這個單一因素能夠大施拳腳。值得一提的是, 2014年學者克萊爾·布魯內爾(Claire Brunel)發現,歐盟國家空氣的好轉,同樣與污染轉移到別國沒什麼關係,主要還是技術過硬。

不過,萊文森教授只指出了科技進步是美國製造業空氣清潔的最大動力,但卻沒說是誰推進了科技進步,萊文森教授猜測是美國的環境法規。2016年,美國國家經濟研究所刊登了約瑟夫·S·夏皮羅(Joseph S. Shapiro)和里德·沃克(Reed Walker)的論文,揭示1990-2008年,美國空氣污染的下降主要歸功於嚴格的環境監管,而不是美國把污染外包給了窮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