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鬧婚,失控的婚禮「遊戲」(組圖)

新聞來源: 網易 於 2017-01-11 20:56:49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鬧婚在中國的婚禮習俗中由來已久。這種在封建時期用來增進因缺少婚前交往而「盲婚啞嫁」的新婚男女感情的傳統婚俗從古一直延續至今。如今,鬧婚的實際意義早已喪失,但在現代的中國婚禮中鬧婚習俗卻從未中斷,甚至演變成為失控的「惡俗遊戲」。編輯/駱雯雯


在中國,鬧婚的行為據信可以追溯到漢朝,最初僅以鬧洞房的形式出現。而關於鬧婚習俗的來歷,一種說法稱鬧婚源於驅邪避災,另一種說法稱,鬧婚首先出現在以游牧為主的北方,人們相信在新婚時能忍受棒打可以證明一個男人是合格的大丈夫。但事實上,鬧婚習俗在古代中國能得以流傳,更多的是因為古代的新婚男女缺少婚前交往,鬧婚時人們以「為難」新郎新娘的方式迫使陌生的他們相互配合併親近依賴對方,更快進入夫妻角色。圖為2001年11月2日,一對新人的婚禮上,鬧洞房的人們在玩咬蘋果遊戲。


因此,鬧婚流傳的「規矩」是「三天不分大小」。鬧婚時新郎新娘乃至新郎的父母往往會被他人甚至晚輩們取笑捉弄,被捉弄取笑者不能生氣,以免破壞新婚的喜慶氣氛。圖為2001年11月2日,一對新人的婚禮上,捉弄新郎新娘的人們。


然而,近年有些地方卻對這種「自古有之」的「中國式鬧婚」進行了不恰當的發揮,以至於「為難」變成了傷害,好玩變成了惡搞。圖為2011年9月21日,廣西桂林市恭城瑤族自治縣縣城茶北路,一對新婚夫婦在街頭「被」鬧婚。新婚夫婦吃下親朋好友送來的「有味道」的食品,不吃不準走。


如今,失去實際意義的鬧婚在中國婚禮中已然變成一種取悅眾人的遊戲,成為鬧婚者們的宣洩方式。圖為2004年5月6日, 湖南省邵陽市一位外穿內褲、下身系著一條塑料蛇的新郎用板車拖著新娘從湖南省邵陽市寶慶路走過。當日,當地不少新人選擇了這天舉行婚禮,部分新人的親朋好友為了增加喜慶氣氛,在大街上進行鬧婚。


在年輕一代之間,惡搞的鬧婚遊戲充斥著性暗示,人身傷害,甚至超出道德底線的人格侮辱。圖為2012年12月2日,江西九江市,一位新郎「男扮女裝」身穿紅色亮眼內衣褲,用兩隻蘋果扮「爆乳」,拉著板車接新娘,一路引來無數市民圍觀。


2009年5月10日,湖北恩施街頭出現一對新人,新郎臉上、手、腳上均畫上了烏龜等搞怪圖案,並穿上連衣裙長筒靴拿著玉米棒子迎娶新娘,而新娘則用一根繩子牽著新郎在其後做趕牛狀前行。


綁電線杆,砸雞蛋,潑污水,甚至男扮女裝遊街示眾已經成為「惡搞式」鬧婚的「標配」。圖為2016年5月1日,山東淄博現「奇葩」婚俗,新郎被捆在路邊大樹上,現場新郎臉上被塗抹牙膏、屁股上燃放鞭炮、腳上點煙等習俗,招引眾多路人圍觀。


2014年3月19日,山東濱州,一新郎在同伴醬油、醋、甜麵醬、雞蛋輪番「折騰」下,全身濕透,扒光外衣走在街上形同流浪漢一般。


2013年9月12日,在河南省許昌市一對新人新婚典禮上,新郎官被逼反串角色身穿女性內衣進行鬧婚惡搞 。


一些不恰當的鬧婚方式不僅對新人造成心理傷害,還帶來身體傷害,甚至生命威脅。圖為2015年11月23日,山東淄博周村區,一名新郎被人用膠帶懸空捆在橋上,並且屁股上掛上燃放的鞭炮,吸引眾多路人駐足觀望。


2015年12月18日,山東省日照市,萬平口風景區海邊,幾名當日結婚的新郎,有的被同伴扒掉棉襖和外套,有的捆住新郎的手腳,被同伴合夥抬著扔進大海。當日,日照氣溫降至零度以下,海邊寒風較大,新郎被仍進大海后,全身濕透,凍的全身打寒戰。


2016年12月31日,陝西西安,一位新郎在婚禮現場被親朋好友「整」得滿地打滾。據了解,在新郎新娘的老家陝南,結婚當天新郎被整得越厲害,證明那些人和新郎關係越要好。


2015年6月3日,陝西榆林,當晚10時許,在榆林市某高檔小區內發生一起悲劇,白天剛剛舉辦完婚禮的男子蔡某,在晚上鬧洞房時從6樓墜下,經搶救無效后死亡。事發時,婚房內有蔡某和其妻子,還有前來準備鬧洞房的多名朋友。當晚10時左右,蔡某的朋友們準備開始鬧洞房,蔡某穿著迷彩服進卧室內進行躲藏,並將門鎖上。就在蔡某藏到窗口時發生了意外,從6樓墜下。圖為新郎新墜樓身亡的小區。


但對於婚禮上這些「鬧」的行為,新人或者伴娘伴郎卻因為害怕被扣上「破壞氣氛」和「掃興」的帽子而往往不敢抗拒。圖為2015年4月18日,河南許昌,一新郎被好友惡搞。新郎被脫光衣服,僅剩下一內褲,然後被朋友用膠帶捆綁在垃圾桶上,身上被撒麵粉,砸雞蛋。


更有一些「過了度」的鬧婚方式,在公共場所「博人眼球」,不僅讓人「辣眼睛」「跌下巴」,還破壞公共秩序,甚至對未成年人造成不良影響。圖為2016年7月19日,在河南省洛陽市欒川縣潭頭鎮一農村,新郎當天大喜之日,剛剛迎娶新娘的新郎被好友惡搞,新郎被眾人扒光衣服五花大綁的綁在了電線杆上,眾好友則拿出手機紛紛拍攝,旁邊圍了不少兒童。


2016年3月4日,山東濱州某街頭一男子只穿了紅色小內褲「裸奔」,後面還有一群人追趕,圍觀人群不時發出陣陣鬨笑,經詢問得知這是一位新郎官娶媳婦回家時被眾親友團堵在了家門口鬧婚。只見該男子被「扒的只剩一條紅色短褲,還被用膠帶綁在了公交站牌桿上,內褲被塞入雜物,該新郎告饒后即被放開,立馬落荒而逃,奔跑中被人拽抓內褲,險些走光,引來圍觀人群鬨笑不斷。據悉,當地有結婚不鬧不熱鬧的風俗。


使用侮辱性辭彙對新人及其親屬進行惡俗的攻擊也成為現代鬧婚中常見的現象。圖為2009年7月29日,重慶南川,一對新人和親友坐板板車去拜堂結婚,親友們在新郎胸前掛上寫有「(新郎)因犯強姦罪判處徒刑一輩子」的字樣,並讓新娘大聲讀出來尋開心。


2003年6月13日,湖南省邵陽市西湖路上,一對新婚夫婦打著花臉,新郎下身弔掛朔料水瓶,各自一條腿被紅繩綁在一起,汗流浹背,舉步維艱。一群鬧婚者前堵后追,左右開弓,步步逼緊,逼著新郎新娘高喊低俗口號,遊街示眾。


2015年3月16日,廣安市一對年輕夫婦的結婚現場,參加婚禮的親戚朋友為活躍現場氣氛,製作了一套「扒灰」禮服,給新娘的公公戴上並一起上街遊行。


面對越來越低俗化的鬧婚方式,很多的年輕人開始對此反感。根據中國青年報2014年對21155人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9.2%的受訪者都曾經歷過「鬧洞房」,60.9%的受訪者直言並不喜歡「鬧洞房」婚俗。圖為2008年2月2日,陝西西安,閻良區舉行「向婚禮惡俗宣戰」的倡議活動。130餘名青年簽字表態,響應政府倡議,摒棄婚禮惡俗,提倡文明婚禮。


這項調查顯示,對惡俗鬧婚存在的問題,52.9%的受訪者認為是鬧的分寸掌握不好,造成不愉快,37.9%的受訪者覺得一些做法太低俗,是對新人的侮辱。其他還有「假鬧變成真為難,引發糾紛」(14.0%),「讓新人筋疲力盡,得不償失」(12.7%)。10.9%的受訪者指出「長輩參與『鬧洞房』,倫理秩序混亂」等。圖為2016年12月11日,山東濱州,沾化區下窪鎮一小伙結婚被穿「八戒裝」遊街,五花大綁在電線杆上,全身潑髒水,頭戴小花。


而當惡俗鬧婚在「習俗」的保護傘下遊離於法律之外時,情況就開始失控了。2016年9月29日,雲南大理一博主發帖稱,28日大理市崇聖寺三塔景區外發生一起「裸體鬧婚」事件。事發現場的多張照片顯示,一男子赤身裸體站在人群中,僅用一件圍胸遮擋關鍵部位,手持一隻香蕉喂另一女子;兩名男子被綁在樹上,身上有黑色、紅色和黃色污漬,腳邊散落著許多蛋殼。圍觀人群外圍還有一名小女孩。


針對這起不文明的鬧婚行為,雲南大理州文明辦發布《大理州進一步整治不文明鬧婚行為的通知》要求,禁止在縣市城區道路和公共場所鬧婚;禁止出現庸俗下流的歌舞表演、搞笑鬧劇以及裸露身體、著猥褻性奇裝異服、扔雞蛋、亂扔雜物、踐踏草地、污染水源等行為。但對這份整治鬧婚的《通知》,有人卻質疑政府管太寬。圖為2015年11月21日,大理市在國際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廣場豎起警示牌:公共場所禁止不文明鬧婚,注意自己的形象。


對於「管太寬」的質疑,一名律師回應稱,鬧婚確實屬於個人權利的範圍內,每對新人對於是否鬧婚均有自主決定的權利,「但是,個人權利並非沒有界限」。圖為2015年5月16日,陝西省安康市,鬧婚現場,新郎被親友們「整成」「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