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成績下滑 華裔家長一做法逼瘋老師(圖)

新聞來源: 美國中文網 於 2017-01-12 13:25:38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據美國中文電視記者李若冰報道,孩子的學業是很多華人關注的頭等大事。最近卻有紐約市華裔家長反映,孩子在州考中成績下滑嚴重,老師卻遲遲不願與家長見面。而即使在見面之後,家長也表示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這是怎麼回事?


家住紐約市皇後區小頸,從事教育工作的包先生有兩個孩子,小兒子在67初中讀八年級。包先生說,小兒子一直就讀資優班,成績穩定,之前參加紐約州州考時,成績都在4等左右。但去年8月,當2016年州考成績公布時,全家人都傻了眼:在英語語言考試中(English Language Arts, ELA)小兒子只拿了2等,這樣的成績可以說是勉強及格。

心急如焚的包先生聯絡了67初中當時新上任的校長,以及26學區的學監,希望能組織一次試題分析會,並要求在去年教孩子英語語言的老師也一同出席。校長雖然同意組織試題分析會,但表示孩子去年的授課老師「不願參加會議」。包先生和校方僵持不下,會面一拖就是兩個多月:「電話有三四次,然後和(當時的)代理校長親自見面也談過好幾次,郵件有98封。」

在包先生的再三堅持下,最終他在11月21號與67初中校長、去年和今年授課的兩位老師以及該校英語語言學科的輔導老師和學監見面。但對於此次見面,包先生並不滿意:「那位我們通過98封郵件和好多電話要求來的老師,坐的離我最遠。她就說『我們去年好像已經談過了』,我說『我們談了什麼呢』,她就很籠統地說『當時談了什麼就是什麼』,好像不是很願意回答。」

包先生說,自己與孩子去年的授課老師一直有聯繫,溝通還算順暢。去年孩子的薄弱環節是寫作,但州考中兒子在寫作方面相對不錯,失分最多的部分卻是閱讀,說明兒子學業狀況已經發生了變化,老師不應該用去年的籠統建議敷衍家長,而是應該針對孩子的考試成績提出詳細的意見。

包先生還表示,去年紐約州州考首次採取不計時的方式,因此他也想了解校方在考場、學生餐飲等方面做了哪些安排,是否會對孩子考試產生影響,但包先生說,校方並沒有解答這些問題,他希望校方能再次安排家長和老師見面,但沒有得到回復。

記者近日聯繫了67初中校長,但校長表示,不便對在校學生的個人事件進行評論。在一份聲明中他表示,該校與家長聯繫密切,家長可通過會議、與老師親自會面,以及電話和網路等方式與老師探討孩子的學業。該校長表示,他歡迎學生和家長與他聯繫。

從一拖再拖的會面,到無法令人信服的答覆,包先生對校方的迴避態度非常不滿。那麼校方是否有義務就孩子的學業與家長會面呢?紐約市教育局媒體負責人表示,紐約市所有學校每周應提供40分鐘的時間,供家長與老師探討孩子學業。此外,每學年學校還應組織四次家長和老師會面。但對於包先生要求進一步會面,學校是否必須給予回應,該負責人沒有進行直接答覆。

該負責人表示,如果紐約市家長與教師溝通出現障礙,可以向學校的家長協調員(parent coordinator)反映。曾在史岱文森高中擔任校長的張潔也表示,家長還可以向家長聯合會(PA/PTA)反映問題;如果沒有結果,可要求所在學區的學監(superintendent)敦促校長與家長溝通;如果依然不滿意,還可以去信教育局局長:「教育局網站上也有一個專門給局長法瑞娜的通道,你可以直接發電子郵件給局長。局長辦公室專門有人會接受投訴,要求校長給一個答覆。」

張潔強調,家長聯合會不僅是家長反映問題的渠道,也是校方介紹學校最新情況的通道。但一位不願具名的華裔社區教育委員會(CEC)成員表示,華裔家長在大部分學校的家長聯合會中參與度都很低。如果華裔家長在家長聯合會中佔少數,且不能當選聯合主席等核心職位,華裔家長的需求不會得到重視。

包先生也表示,雖然67中學亞裔學生過半,華裔學生又占亞裔學生的大多數,但就他參與的幾次家長會來看,華裔家長在家長聯合會中的參與比例不足三成:「華裔家長問問題也不是很多,就只有我問了問題。」

對此,張潔表示,一些華裔家長因語言問題,而不願參加家長聯合會。其實,家長可要求學校在會議上提供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