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笑翻天的這出性醜聞,抱歉我笑不出來(組圖)

新聞來源: 綜合新聞 於 2017-01-12 12:26:11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Sir推過很多國內紀錄片,國外的少。

今天給你們來一發。

絕對猛。

去年年初,它在聖丹斯電影節被評:史上最好的競選電影之一。


去年年末,都柏林影評人協會評出的年度最佳紀錄片,也是它。


這麼說吧,如果昨天梅姨怒懟川普,是冰山一角揭露政治人物的醜陋,那這一部,完全連拉帶扒,扯下他們最後的遮羞布。

有種——

Weiner


這是一部你前所未見的紀錄片。

大多數紀錄片拍底層生活,《韋納》偏不。

它拍美帝政要伸手夠向權力巔峰的瞬間,只差0.01毫米。

大多數紀錄片拍芸芸眾生,《韋納》偏不。

它拍左右美國政治格局的人物,甚至有說法認為,希拉里衝刺總統的關鍵期,身上最深的一刀,正是韋納捅的。

他是美國前國會議員(任期為1999~2011年間),全名安東尼·韋納。

曾經前途無量,27歲當上紐約最年輕市政委員,一隻腳踏進國會,是民主黨最受矚目的新秀之一。

誰料到,2011年,風雲突變,一張「露鳥照」,把這個政壇明星打入冷宮。

與今天不少國內男星的遭遇一樣,這當然不是一張普通的自拍照,以此為線連根拔起的,是他和女網友不一般的性醜聞。


……他唯有狼狽下台。

有誰料到,2013年,在家帶了兩年孩子的韋納,竟東山再起,以浪子回頭的形象競選紐約市市長。

當時安東尼·韋納為自己重返政壇定下了幾大步驟——

競選口號謙卑:我已經洗心革面了。(I have changed.)


政策政見高調:曾經在國會發言時,滿屏火山爆發般的激情。

共和黨人一個個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為英雄發聲

恥辱啊!恥辱!!


最關鍵,作為被醜聞傷害最深的家庭,他的妻子胡瑪,竟主動站起來,原諒他——我愛這個城市,我相信我的丈夫。

這無疑大大擊中了推崇「第二次機會」的美國人。

之後,數次民意調查均顯示,韋納已奔向紐約市長之位,連他自己都預感:

那段黑暗終於過去,我的生活又回來了。


當這個浪子回頭的故事即將迎來圓滿結局時,又有誰料到,曾經的女網友又回來了。

一波新高清無碼裸照,讓他又一次體會到什麼叫人生的大起大落。


更要命的是,這次的女網友更放得開。除了爆照,她還上電視,對個中細節大談特談:

他最多一天給我打過五次性愛電話

也太想要了吧

光談不夠,還要去堵,帶著星探跑到別人樓下要說法。

你們可有好戲看了


這場鬧劇最後如何收場,Sir就不說了。

不得不贊幕後那班有種的製作團隊。

比起一般紀錄片作者安靜本分地以觀察者的視角記錄,他們就顯得格外「多事」。

喜歡躲到房間聽韋納小兩口的悄悄話;在女網友炸出來第二天,跑去和拍攝對象扯淡,刺探情緒;甚至偶爾抽身,面對面對當事人拋難堪問題。

連韋納都吐槽——

「牆上的蒼蠅」也會說話的嗎?

我以為「牆上的蒼蠅」式拍法,應該不顯眼更不出聲


簡單說,《韋納》一點不剋制。相反,它帶著一種四姑六姨的好奇心,聽人閑話、察人眼色,但「多事」以外,更透出一份觀遍風月的老辣。

形形色色的人和他們的花花腸子,它一眼望到底。

女網友為啥出來鬧?

不為正義。

這個當時23歲的女生想紅,想一脫成名,想成為下一個波多野結衣。

震精政壇的醜聞女主正式下海


媒體為何持續報道?

不都為真相。

有根據兩次露鳥門照片,驚嘆尺寸變化的;有節目煽風點火、慫恿女網友去鬧事的;有意淫兩人細節,現場朗誦色情簡訊的。

你在床上是不是也這麼猛呢?

人家好想干你哦,未來的紐約市長


甚至那些沖著韋納破口大罵的黑粉。

一邊對韋納說「我不怕你、我曉得你做的那些噁心事」,一邊又罵韋納老婆是「阿拉伯毛子」(種族歧視)。

這,難道不是又一位被活捉的鍵盤俠。


在這個事件中,醜聞成為了娛樂操作最佳的原料,有個人野心,有嗜血媒體,也有絡繹不絕的追腥逐臭者。

一次電視採訪,主持人繼續糾纏韋納性醜聞,韋納按捺不住,在電視直播中和主持人當場對嗆,節目草草收場。

但之後韋納回家一看,這直播被網路瘋傳。

剛剛打了敗仗的韋納不關心競選,反而問老婆胡瑪:

我和他(吵),看上去誰更佔上風?


胡瑪看不下去,走開。

韋納繼續對著視頻,看著看著,竟滿意地笑出來。


種種一切,不禁讓Sir想起美國媒體文化批評家尼爾·波茨曼在《娛樂至死》一書提到的「娛樂至死」。

如果一個民族的文化生活被重新定義為娛樂的周而復始,如果嚴肅的公眾對話變成了幼稚的嬰兒語言,一切公共事務形同雜耍。那麼這個民族就會發現自己危在旦夕。

Sir昨天第三圖,關於「梅姨金球獎怒懟美國准總統特朗普」,被網路刷屏。

支持梅姨的肯定不在少數。

但反過來想,又是誰把這個「全是毛病」的「小人」推向左右美國權勢的座位?

或者,在爭鋒相對的價值對立中,我們更應該反思的是——

當一個媒體自降身份,甘心當八卦醜聞的跟班,我們怎能指望還能見到客觀中立的報道?

當一個政治家分不出輕重,那麼樂於為群眾的娛樂狂歡輸送彈藥,我們怎能指望他還能制定出福利大眾的健康政策?

而當我們,掐斷獨立的思考與理智的判斷,一次次為這些小丑們炮製的狗血肥皂劇獻上尖叫,我們又怎能指望盛世的可能?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