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頓噴孫楊事件發酵 舉國體製造就玻璃心?(圖)

新聞來源: 多維 於 2016-08-08 23:55:37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中國泳協巴西當地時間周日(8月7日)以抗議郵件的形式要求澳方就其本屆400米自由泳冠軍霍頓稱中國運動員孫楊「嗑藥騙子」的言論道歉。澳洲奧委會(AOC)發言人回應:「霍頓有權發表自己的觀點。」

奧運會向來不缺乏八卦話題,此次運動員之間的言語風波發生在泳池邊,但卻升級為民族情緒的對抗和兩國體育組織的紛爭,其背後依然是觀念的衝突,是世界如何接受中國、中國如何融入世界的老生常談。

護犢心切的中國泳協

中國泳協護犢心切溢於言表,既然自己的運動員被「鄙視」了,作為「家長」必須要為孩子出頭,要出這口惡氣。

不僅是對霍頓本人進行點評——缺乏素質和教養,中國泳協還對澳洲奧委會明確了事情的嚴重程度——損害了中澳游泳的感情。儘管因為霍頓的個人觀點上升到了「中澳游泳」的高度,但也的確表明中國泳協對孫楊的關愛程度,容不得他人的半點質疑。


2016里約奧運會男子400米自由泳決賽,孫楊與金牌失之交臂(VCG)
毫無疑問,新華社的聲音代表了「中國的權威聲音」。在孫楊是否服用過興奮劑的問題,新華社的觀點是:2014年孫楊因心臟不適使用違禁藥物沒有申報,造成藥檢陽性,官方認定為誤服。

霍頓的言行也惹怒了中國大陸的大部分可以「翻牆」的網友,因為在牆內他們的怒罵聲無法傳遞到霍頓那裡,於是,聲勢浩大的中文討伐出現霍頓的推特和Instagram等賬號上,要求其道歉。在推特上#apologizetosunyang (向孫楊道歉)已經成為熱門話題。

中國泳協護犢的情緒不僅得到了新華社的官方支持,也得到了國內民間情緒理解,卻在澳洲奧委會(AOC)碰到了最不想要的答案——「這是霍頓個人的權利。」

「噴」僅僅是戰術?

針對霍頓挑釁孫楊的言論,澳大利亞奧運代表團對媒體稱,「在團隊價值中(ASPIRE)中,字母『E』代表著表達你自己的看法,這也是霍頓個人的權 利。」而在中國泳協的觀點中,霍頓是在詆毀孫楊,澳洲奧委會必須對霍頓進行管束和處置。兩者的觀點都是基於雙方對體育道德底線的認知。

就在中國泳協提出抗議后,事件繼續發酵,又出現新劇情——霍頓噴孫楊,原來只是處於戰術考慮,是心理戰。

據稱,霍頓奪冠後向本國媒體披露,對孫楊的攻擊並非圖一時之快,而是蓄謀已久,就為擾亂孫楊心神。他說,自己的這一做法是效仿本國前輩約翰?伯特蘭 (John Bertrand)。事實上,競技場中心理戰也是體育比賽的一部分。但霍頓是否把握了心理戰的分寸,也恰恰是輿論討論的焦點之一。在賽后新聞發布會上,孫楊的回應稱,「在奧運會的舞台上,每個參賽者都應當得到尊重,而不應該用一些卑鄙的小伎倆去影響對手。」

作為全球人類最大的體育盛會,奧運會承載了人類對「更高、更快、更強」體育精神的追求。中國體育的舉國體制,是否符合奧運精神一度是輿論的焦點,但沒有任何有效的證據證明,舉國體制就是一無是處。奧運會一度被中國官方視為弘揚中國精神、體育文明的重要平台,「重要」的標準之一就是對奧運金牌數量的追 求。孫楊失去一塊金牌沒必要把賬算到霍頓的頭上。

2008年,中國人對競技體育水準的自信達到了頂點。當年,世界輿論對北京奧運會的廣泛讚譽,影響了中國人參加本屆奧運會對金牌數量的追求和自尊心的脆弱。

嚴格說來,大的方向上對體育精神的追求,中國與世界本無差異,但對體育文明體育比賽中細小問題的處理、理解方面,中國還沒有學會適應。面對自己認為的「不公正的指責和批評」也沒有學會區分個人表達和官方說法的差異性。

把體育的歸還給體育。本屆夏季奧運會賽程才剛剛開始,體育競技需要運動員有強大的競技實力也需要強大的內心。「霍頓詆毀孫楊」的說法是否成立?坊間 輿論稱,中國人無需玻璃心,別讓舉國體制變成負累,運動員個人之間的情緒表達沒有必要讓官方參戰,更不必上升到民族感情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