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最大謎團,特朗普究竟在俄羅斯酒店幹了什麼?(組圖)

新聞來源: 牛彈琴 於 2017-01-12 11:56:42 敬請注意: 新聞取自各大媒體,其內容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特朗普又發飆了。
很憤怒,非常憤怒,簡直是怒不可遏。

他憤怒美國情報機構真是太不識抬舉,憤怒美國媒體總是在歪曲自己。我好歹已經是美國總統,你們還是幾隻蒼蠅碰壁、嗡嗡叫……

在1月11日當選之後的第一次記者會,他是一頓痛罵,罵披露抹黑他材料的CNN和BuzzFeed 很「無恥」。

甚至當CNN記者資深記者Jim Acosta要向他提問時,特朗普當場翻臉說:

這樣發飆的美國總統,估計美國記者以前還真沒碰到過。

別以為記者們很倒霉,強勢的美國情報部門也被罵得灰頭土臉。怒氣沖沖的特朗普,就指責美國情報機構太卑鄙,故意「泄露」有關他的假消息。他甚至自問自答:我們難道生活在納粹德國。

比如,在記者會前,特朗普連發多條推特,火力全開,火花四射:


俄羅斯方面剛才已經說了,是政治對手們花錢推出的這個不經證實的報告,完完全全是偽造,一派胡言,非常不公平!

俄羅斯從沒有想來利用我,我也跟俄羅斯毫無干係,沒有交易,沒有金錢往來,統統什麼都沒有!

選舉我贏得輕而易舉,偉大運動也已被核准,卑鄙的反對派利用假消息來貶低我們的勝利。A sorry state!

情報機構應該永遠不讓這種 假消息「泄露」給公眾,這是對我的最後一槍。我們難道生活在納粹德國?

在記者會上,特朗普還繼續為自己辯解,他之所以將美國比作納粹德國,因為情報機構不應該這樣做,這種卑鄙的事情,只有納粹德國會這麼干。

現在的美國,就是納粹德國!

罵這句話的,還是美國總統。

這個腦洞,估計是以前所有的美國總統都無法想象的。

特朗普,快意恩仇,你真行!


但特朗普現在非常焦慮,因為一份「泄露」的檔案暗示,他可能是俄羅斯的高級卧底。

1月10日,美國媒體紛紛援引情報部門「未經證實」的消息說,俄羅斯刻意「培養」特朗普已經有5年時間,而且俄羅斯掌握了特朗普很多「不體面」的錄像和材料。

在這份35頁的報告中,最具爆炸性的,毫無疑問是特朗普在俄羅斯「召妓」的細節。報告中很繪聲繪色:


根據當時在場的證人D,特朗普在莫斯科的表態行為包括:

租下麗茲卡頓酒店的總統套房,特朗普所討厭的奧巴馬夫婦曾在訪問俄羅斯時下榻於此,(特朗普)僱用了一群妓女到房間,在他面前表演「金淋浴」(排尿),玷污他們曾睡覺的床。而這間酒店在俄羅斯情報單位(FSB)的控制之中,包含麥克風、隱藏攝影機、他們還能取得任何殘留在房間的紀錄。

這段描述來自多位信息源,但皆以字母顯示:「證人B(前高層俄羅斯情報官員)確認,特朗普多年來在俄羅斯的行為,已經給俄羅斯當局提供了足夠讓他羞愧的材料,如果他們想要威脅這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話。」

這則情報的結論也很清楚:玩了那麼多俄羅斯燕子,特朗普肯定要投桃報李,所以也可以理解他為什麼就是不願意攻擊普京,為什麼任命了這麼多名親俄的官員。

據說,該報告由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克拉珀、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中情局局長布倫南、國家安全局局長羅傑斯聯名提交。其中情報來自英國情報機構,消息源頭為俄方情報人員,可信度高。

簡單總結一下,根據美國情報部門的發現:

特朗普的回應是:一派胡言。

在記者會上,他說他在國外酒店時,其實都「小心到了極點」(「extremely careful)。

「在這些酒店房間,可能在最奇怪的角落裡就有鏡頭,你看不到,不大清楚,你最好小心……當年在俄羅斯舉行環球小姐大賽事,我就告訴周圍很多人:『小心點,如果你們不想在電視上看到自己』,鏡頭肯定到處都是。也不僅僅在俄羅斯,所有國家都這樣。還有人相信這個故事。我是一個有點潔癖的人,相信我。」

你們說我召妓,說我讓她們表演「金淋浴」,我說自己有潔癖。

也真是難為了美國總統特朗普。


對特朗普來說,鬥爭已到了最白熱化的階段。

別看他已是當選總統,但對手們還不罷手,他總統究竟能當多穩、能當多長,還真是一個問題。

別忘了,「水門事件」就讓尼克松下了台,「水門事件」好歹還是美國人民內部矛盾;如果牽涉到俄羅斯,那可是「敵我矛盾」了。

弄不好,國會真可能會對他進行彈劾的。

現在拋出報告,而且還帶限制級的報告,顯示出一場政治鏖戰已經開始。特朗普不敢有任何掉以輕心。

所以,他必須發飆,必須嚴厲駁斥,堅決不跳進奧巴馬臨走時挖下的大坑。他甚至發狠,上台第一天,就把奧巴馬的TPP和醫改法案丟進垃圾桶,其實也是表明立場:你們這麼抹黑我,就是因為我不聽從你們,那我偏這麼干。

對於他交好普京的各種指控,特朗普也駁斥說:「如果普京喜歡特朗普,我認為這是一資產,不是欠貸。」

理確實也是這個理,但他越是這樣說,很多人越懷疑,他到底和普京有沒有貓膩。